欢迎来到 - 恒飞汇中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时间:2020-05-23 17:25 点击:
2020年3月,国际摄影中心(ICP)宣布了本年度无限奖终身成就奖授予“战地”记者唐·麦库宁Don McCullin。他被称作“带着相机的良知”,活得像个传奇。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2020年3月5日,国际摄影中心(ICP)宣布了2020年无限奖(Infinity Award)终身成就奖授予唐·麦库宁(Don McCullin)。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拍摄的照片帮助定义了一代人对现代战争的看法,然而他却并不喜欢被归类于“战地记者”。2019年伦敦泰特美术馆曾对他职业生涯做过完整回顾。
以下为澎湃新闻2015年翻译整理关于摄影师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Don McCullin是最出名的还健在的战地记者,他的作品几乎涵盖了二十世纪下半叶的战争,无数次和死亡擦肩而过。他自认有战争瘾,“战争一定程度上是癫狂,更多是精神错乱,剩下的是精神分裂。我为何来这?目的是什么?和摄影有什么关系?……不停地质疑。想保命,想拍照,想为自己的存在而辩解。这么做还有什么用?这些生命已逝。” 这种不间断的扪心自问使他有着敏感的正义感,同行称他是“带着相机的良知”。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以下是他中年时的一次电视采访。
-“你觉得你拍这些惨烈的照片,有改变世人的想法吗?”
-“说实话,我觉得没有。我拍了16年的战争题材,最终幻想破灭了。”
-“你有想过过安逸的人生,拍穿内衣的女人,日赚500镑这种生活吗?或者拍内衣都不穿的?”
-“我大概会心脏病发。”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1935年10月9日出生于伦敦北部,Don McCullin没有受过摄影专业训练,还有阅读障碍,成长环境充满暴力,小时候想做画家。家中贫困,父亲早逝。他在Finsbury公园开始摄影生涯,为一群儿时伙伴拍了一组照片(这些人无辜卷入了一起警察谋杀案),他把照片给了The Observer观察家报,得到了50英镑的报酬,就此踏上摄影之路。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摄影是重新打开了一扇门,“你可以从此摆脱无知、盲从和暴力。”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1958年,伦敦芬斯伯里公园,古夫纳一家。
人生中第一次见证处决是在1965年,一个西贡集市的炸弹袭击者在破晓时分被行刑,处决前叫嚣了一些反美的话,行刑队里有人走出来揪住那个人的头发,一枪爆头。当时有很多摄影和记者,几乎挡住视线,Don McCullin听到周围的同行在议论的是:“这可是猛料,抓拍到了吗?拍到了么?”他当时惊呆了,没有抓拍任何照片,也没有把情况告知报社。“我怕他们觉得我是个逊毙了的菜鸟,没有抓拍到关键照片。但现在回头看,我会问自己有没有权利记录下那个人被杀的一刻?某种程度上而言,公开处决等于谋杀。”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60年代在法国的时候,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张东德士兵跳过铁丝网的照片后,自己掏钱买了机票,到冲突爆发中心弗里德里希大街附近,当时美国和苏联人对峙,坦克对垒,柏林墙开始砌了起来。东德警方用反光镜和水枪对付拍照的人,他还用着空军服役时买的相机,只能尽量通过下蹲和高举去取景。回到英国后在观察家报的暗房洗出照片,刊登后报道入围了新闻奖年度最佳照片,并得到了一纸合约。

摄影师|英战地记者Don McCullin的人生战场故事

之后他被报社派去前线报道塞浦路斯内战,他将此视为一种信任、荣耀,准备好好表现一番。他溜进了被希腊人包围的土耳其人聚集区,局势危险复杂,双方没有停战,而联合国也无力平息局势,Don McCullin见证了一整个村庄的人全部撤离,逃到更安全的地方,其中有一个双腿不便的老妇人,她拄着两根拐杖,几乎寸步难行,一个英国士兵搀扶她想让她快点。Don McCullin拍完英国士兵和老妇人的照片,开始抱起这位老妇狂奔。“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真的不想看到她中枪死掉。”然后他回到原先的位置,继续拍照。“这么做让我内心好受些,让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偷窥者。”
“我是摄影师,不是艺术家,不是诗人。凌驾于摄影之上的,最该具备的品质是油然而生的责任感,也让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这是我生来的使命。”
1960年刚果脱离比利时,宣布独立,爆发了刚果危机。Don McCullin接下德国杂志Quick的拍摄任务,假扮雇佣军到达刚果首都Leopoldville。在那里,哭泣声和枪声交叠,他看到几个男孩被刚果宪兵殴打、后脑中枪,然后被踢到河里,有些人被卡车拖行甚至活着被剥皮。“我无法制止暴行,拍了点照片就离开了。弄明白目的和责任很困难,想拍照片,想制止恶行。这种情况后来不断在我的人生中上演,亲眼目睹生命在我眼前消逝。”
他回到Finsbury公园,和新婚妻子过着窘迫的生活。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他会到Wimpy酒吧同一帮人一起玩。他们听他说在刚果的经历但并不相信,好像他在做白日梦。
在观察家报工作了四年半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The Sunday Times,英国最畅销的报纸,他很快成为编辑Harold Evans旗下Insight团队中的一员。该报的老板是Roy Thompson爵士,是保持新闻业独立性的拥护者,本身不是记者,口袋里常放一张卡片,当受到质疑时,就掏出来,上面写着“我掌管的报纸将始终坚守其独立性,专业化运作,我并不会干涉其中。”对编辑团队的信任和支持给了Don McCullin巨大空间。
他随军报道了顺化皇城之战,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大规模的战役。1968年2月,北越军队发动了一系列大规模袭击,局势很快在美国和越南军队的掌握之下,除了顺化,美国海军陆战队受命重新攻占该城市,但这成了越战中最惨烈的战役,Don McCullin视之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与尸体共眠,目睹人们被坦克碾压,像波斯地毯一样躺在路边,脑浆迸裂,睡在桌下以及老鼠乱串的屋子里。像是完全疯了,精神错乱。他坚持了两个星期,目睹许多人被杀,受伤的人被拖着向他走来,他们看上去像是从肉店里出来,鲜血四溅。“最后我彻底疯了,解脱了。像个被虐待的动物一样四处乱跑,走向疯狂。我确保人们在周日早晨吃完早餐后看到我的照片,会深受触动。”
在顺化战役中,有一个士兵的脸上中了两枪,包着绷带,淌出带脓的大块凝血,我举起相机,那个士兵想要摆动头部,眼神里有恳求,他放下相机离开了,那天要拍鲜血淋漓的场面并不缺少素材。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